市值已缩水超五成,中润资源实控人郭昌玮买壳被套

2018-04-16 14:25 作者:时超 来源:经济导报-山东财经网

  屋漏偏逢连夜雨。中润资源(000506)经营状况的“雪崩式”下滑,已让15个月前豪掷22.58亿元控股公司的郭昌玮深陷其中。

  14日,中润资源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公司预计2017年归属股东的净利润将亏损4.4亿元,而在两个月前公司发布的业绩预告中,这一预期亏损额还在1.6亿元—2.1亿元之间。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公司矿产和房地产两大主业去年出现明显下滑,而受累于前期矿产投资的“败笔”,公司资产减值损失更是大幅增加。受访人士指出,随着监管层对并购重组政策收紧、金融市场去杠杆不断加码,“资本玩家”郭昌玮接盘中润资源后,运作难度愈发增加,前景堪忧。

  7年前矿产投资“打水漂”

  中润资源14日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17年亏损的4.4亿元中,主要来自主营业务的下降及资产减值损失的增加。

  其中,矿业收入方面,其子公司瓦图科拉金矿公司受自然灾害、选矿厂计划内大修等因素影响,黄金产量下降,致收入减少、利润下降;地产方面,子公司山东中润集团淄博置业有限公司2017年符合收入确认条件的商品房销售收入主要为团购,毛利率低,也使得地产业务利润下降。

  经济导报记者通过Wind资讯查阅发现,早在2017年半年报中,上述情况就已出现。当时,公司矿业收入较2016年同期下降了2500余万元,成本却增加了4100余万元,导致毛利率从41.38%降至5.73%;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房地产业务中。

  而在主营业务经营状况全线下滑的同时,公司还要为此前矿产布局的“败笔”埋单。

  14日公告显示,公司子公司内蒙古汇银矿业有限公司去年7月30日取得采矿权,但矿权评估值经测试仅为5317.73万元,较账面减值了8217.81万元,这部分减值计提正是导致去年亏损程度比原预期加剧的一大原因。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汇银矿业是中润资源2011年收购的一家矿产公司,但被收购后,这家公司就长期处于没有营业收入的状态,净利润更是常年为负。从中润资源历年年报中可以发现,营收为零期间,汇银矿业主要围绕勒马戈山银铅锌矿采矿证办理开展工作。但谁知,历经多年苦等终于办好采矿证了,这笔上亿元的投资却有大半打了水漂。

  “资本玩家”郭昌玮入局

  资产缩水超50%

  实际上,中润资源主营业务难以提振,早已成为近年来公司掌舵者的共识。其控股权近年来的频频易主,也凸显了公司转型难度之大。

  郭昌玮的出现,一度被投资者寄予较大期望。但目前看来,郭昌玮高价接盘后,不仅没有给公司带来积极变化,更令自己深陷其中。

  中润资源2017年1月公告显示,郭昌玮控制的宁波冉盛盛远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通过协议转让方式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当时受让股份价格为9.69元/股,交易总价达22.58亿元。

  彼时,郭昌玮在资本市场已颇具名气。因为2016年4月他就以8.66亿元购入A股金利科技(众应互联前称)29%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收购资金中,仅约3.5亿元来源于自有资金,其余来自信托杠杆资金。而自他入主后,在一系列运作下,众应互联股价飙涨,最高涨幅达5倍。

  不过,在中润资源上,郭昌玮却遭遇了滑铁卢。首先,2017年7月,公司终止了284亿元的巨资增发;2017年11月,公司发布对外投资公告,拟以1.65亿元受让杭州藤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55%的股权,然而交易完成后不久,藤木网络子公司就遭到腾讯起诉。

  中润资源的股价也是一路下滑,最新股价仅4.48元/股,较郭昌玮受让时的9.69元/股,跌幅达54%。

  目前,中润资源仍在停牌,等待下一次的重组方案出炉。受访分析人士指出,由于公司业绩恶化,复牌后股价仍会面临较大压力。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润资源与郭昌玮的故事,也凸显出并购重组监管趋严、市场机制健全的背景下,“炒壳”、噱头式重组等投机炒作空间大幅缩小,参与风险大增,值得投资者警惕。

编辑:闫晓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