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最美书店”难付房租,省城独立书店迎来新一轮洗牌

2019-10-14 15:02 作者: 来源:生活日报

  10月10日,深秋的济南开始下起濛濛秋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济南的这个秋天,似乎来得格外早。

  作为阡陌书店的创始人,伴随着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郑国栋的额头上竟然忙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再过一日,阡陌书店胶济铁路博物馆店就要试营业了。开业在即,想要完整呈现,但却总有一些不完美的地方。

  ▲冷湖书园内在上培训课的孩子。

  忙碌,源于阡陌书店搬迁。被誉为“济南最美书店”,位于经三路的第一家阡陌书店曾是济南独立书店的象征。但随着阡陌书店的搬迁,经三路的“最美书店”落下帷幕,终将成为记忆。

  为什么要搬?

  “因为房租涨了。”郑国栋说。

  “流浪”背后 难以独立的独立书店

  作为一种商业业态,书店,必须要面临着生存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内,独立书店经营都笼罩在“寒冬”之下。包括房屋租金等在内的成本问题是最让书店头痛的原因之一。

  今年8月,在品聚书吧落户恒隆广场的第5个年头,这家在济南起步最早、曾经规模最大,一度引领济南实体书店潮的民营书店从恒隆广场悄然退场。撤离的最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房租上涨,书吧已经无法维持自身运营。

  品聚书吧曾是济南独立书店运营的一面旗帜。紧随品聚书吧之后,阡陌书店、睿丁岛生活美学书吧、绿地中心的斐塔书吧等都在2014年左右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独立书店的春天似乎来到了济南。

  然而,表象繁荣的背后,独立书店的生存艰难一直没有得到缓解。在短短几年内,不管是济南首家24小时书店睿丁岛的悄然退场还是品聚书吧、阡陌书店的搬迁、斐塔书吧绿地店的关停,在过去的几年间,济南已有大大小小近十家独立书店开门纳客,然后又关门谢客。起起落落之间,流浪的独立书店都折射出理想背后的残酷现实:房租上涨、用工成本上涨等都成为书店关闭或搬迁的原因之一。

  不得不承认的是,济南的独立书店,缺乏独立的能力。

  商业即江湖。但对于济南的独立书店来说,江湖风波之恶,更多的是在于和自身生存困境的搏斗,而非同行之间的竞争。寻求生存之法,和“财大气粗有人流”的商场合作,成为不少独立书店的首选路径——

  品聚书吧以实体书店的形式入驻恒隆,在济南首次开创了民营实体书店入驻商业综合体的先河,也掀起了一波商业体吸纳书店的高潮。商场以优惠房租等条件吸纳书店入驻,为商场营造书香氛围。济南绿地中心、CCPARK艺术主题购物中心、世茂国际广场、洪家楼的印象城……几乎都有以“书店”为特色的商业形式。

  商业体和书店合作,商业体提供给书店优惠的房租,甚至给予丰厚的补贴,书店为商业体带来人文气息,帮助商业体提升综合品质,看似“双赢”的局面背后,是独立书店难以独立的脆弱依附:一旦商场等合作方给予的优惠政策到期,独立书店就不得不搬迁,重新寻找新的合作方。“书吧收入很大一方面依赖于政府的扶持、企业资助、活动费用,即便如此,品聚恒隆店也仅仅是收支平衡。”品聚老板徐欣说,此次恒隆涨房租却打破了平衡,让品聚书吧恒隆店不得不面临入不敷出的尴尬现实。

  “我们在经三路的店是可以独立经营的。”郑国栋说,“但也只是能够自负盈亏,并没有大的盈利。这次房租大幅上涨,超过了我们的承受能力,只有搬迁了。”

  转型突破 培训也成了独立书店的主营业务

  曾经一度被寄予厚望的季风书园悄然变了脸。作为外来书店入济的代表,位于济南老商埠的季风书园在入驻之初就极为引人注目。曾有业内人士认为,季风书园或将带来先进的书店运营经验,激活原本保守的济南书店市场。

  而如今,驻扎老商埠不到三年,除了二楼入口处还有小小的“季风”字样之外,如今的季风书园摇身一变为“冷湖书园”,已经难觅曾经的身影。

  不仅仅是名字,这是一次彻底的改变。在如今的“冷湖书园”,虽然正值周日,但前来阅读购书的读者寥落可数。与其说这是一家书店,不如说是一家培训机构。书店内部隔离出了单独的教室用来培训,不少孩子前来上“科学素养课”,书店内部也摆放着很多科学实验用的小仪器和小装置,对于课程的广告更是处处可见。

  记者查看书目发现,书店内摆放的大部分图书,都是和培训课程相关的科普科类,人文类的图书已经被压缩到了书店一隅之地。此外,很多摆放在书架上的图书已经有了明显磨损,显然有一段时间已经没有更换书目。

  店员告诉记者,季风书园改名已经有一年多,目前主要在推学生课程培训,读者也基本都面向少年儿童群体。“我们在山大路还开了一家培训班,但是那家培训班没有书”。

  对于独立书店的释意,每个书店运营者都会有自己的理解。但是目前比较公认的特点有三:无所依附,人文关照,持之以恒。

  依据此三项特点,无论“冷湖书园”是否还属于“独立书店”,不得不承认的是,书店和目前大火的课外培训相结合,兴旺的客流至少维持了书店的生存。

  读书习惯的改变、房租成本等上涨、网络购物的兴起等都已经是书店难以运营的老生常谈。在夹缝中求生存,“情怀”不能支付房租,也不能维持运营,济南的每一家独立书店,都在寻求生的突破口。

  除了商场合作低租金等合作方式,不再仅仅依靠售书,运营内容的多元化也成为书店发展的方向之一。目前济南的民营实体书店中,“书”已经不再是书店的全部。

  在世茂国际广场一楼的西西弗书店,虽然不算车马如龙,但也算顾客盈门。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名为“书店”,但进门右手边的显眼位置,摆满了玩具、文具、手办、明信片以及各种首饰、工艺品,吸引了不少年轻人和孩子的驻足。

  “买玩具的挺多,但是每天都能卖不少书,其中绘本挺多。家长带着孩子来的多,中学生也挺多。”西西弗的店员介绍,现在生意还不错,很多在世茂逛累了的年轻人都愿意来这里坐一坐。

  未来格局 多家品牌独立书店今年开新店

  在转型路径的探索中,不是所有书店经营者都愿意和商场合作。

  书店是经营者文化的凝聚,精神的折射。虽然售卖绘本、工具类书更能够得到市场的欢迎,但阡陌书店的运营者郑国栋多年来依然固执地一本本挑选自己书店的书目——筛掉工具书、畅销书、鸡汤书,大量保留人文社科、生活美学类图书,留下的每一本,都是郑国栋心里的“好书”。

  “好书并没有一个硬的标准,但是一定能够经过时间的检验。”郑国栋说,他不愿意通过改变书目的方式,让书店能够有更多的销售量和人流量,而是希望能够通过书和文化的共鸣,吸引同样的爱书人凝聚到阡陌书店之中。

  坚信济南有独立书店的文化土壤,但郑国栋也承认,独立书店想要靠着图书销售生存,太难,难到几乎不可能。

  不愿意降低书籍品质,甚至淡化商业合作以求得书店“独立”,在阡陌书店生存路径的探索中,郑国栋通过异业联盟的方式支撑书店发展:一方面,拓宽产品面,开发济南特色文创产品,以商业经营支持书店的发展;另一方面,阡陌书店的品牌吸引了一些文创人才和文化大咖凝聚,为文创产品的开发提供了智力源头。互相结合促进,减少了房租成本的同时,降低了人员成本,而且有了经济支撑,让书店的“独立”更有底气。

  虽然济南独立书店发展格局尚未建立,但现有的书店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转型或升级。

  记者了解到,9月初,品聚书吧和房地产商合作的新店玖玺城店已经开业,新店位于经十路与凤凰路交汇处的东北侧,这是继品聚山师店的校园店和软件园的园区店后,对于社区店的一次新尝试;几乎同步开业的还有在泉城公园内和民宿合作的花间堂店,民宿结合书吧,打造全新的经营模式。

  从品聚书吧的发展轨迹中不难发现,对于品聚书吧来说,“品聚书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成为一个品牌文化符号,虽然运营书店盈利举步维艰,但文化符号的打造,却能让书店在商业上产生远远大于自身盈利的商业价值。

◤阡陌书店胶济铁路博物馆店刚刚试营业。   记者 郭春雨 摄

  不管是阡陌书店的异业联盟还是品聚书吧的新商业方式合作,亦或是西西弗书店在印象城的盛大开业,都在刻画出一条无形的独立书店发展路径:将书店打造成一种独特的文化符号、文化品牌。当商业做成了符号和品牌,政府的资金扶持、商业体的补贴乃至异业合作等,都成为水到渠成的支持。有了这些支持,独立书店,或能走得更稳。

  一批倒下,一批又开。日前,“悦读书吧”在山东省中医药大学校内开业,这是驻济高校中难得一见的独立书店。品聚书吧、阡陌书店、西西弗书店等品牌独立书店在今年都有新店开业,济南独立书店又迎来新一轮的洗牌。风云变幻之间,不管未来线下独立书店的发展风口在哪,作为城市文化内核的体现,线下书店,不会消亡,实体书籍,更不会消失。

  以书载文的济南城,不论书店的形势如何变迁,文化的内核和精神,永远不会改变。

  链接 什么是独立书店

  著有《独立书店,你好》的岛城作家薛原这样给独立书店定义:首先在于它的独立性,不依附于某个组织或某个机构或某个部门而存在,绝非国有资产,也非那些大集团公司控股的部门。

  其次,独立书店的人文品性很重要,不是一个简单的小书店。书店的经营体现了书店经营者的精神理念和人文素养,这样的书店,规模可能不大,但是其存在的意义是有明确的读者群,其精神指向性非常明显。

  独立书店,在传统书店中独树一格,特点有三:无所依附,人文关照,持之以恒。2013年一个标榜“玩的酷靠得住”的95后女孩杨雨晖“走访100家独立书店计划”使渐渐远离人们焦点的独立书店重回舆论热点。

  在图书零售店分类中,独立书店自成一格,与其他形态各异的图书零售卖场几分天下。独立书店是不以售卖教材、考试书籍为主,具有人文气息和独特精神的书店,这里代表着一个城市的品味。

  □生活日报记者 郭春雨

编辑:闫晓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