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本届政府祭出的针对房地产的新“国十条”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房价会跌多少?严厉管控的底线在哪里?这一切悬而未决。但当我们概览房地产业近十年带来的繁荣时,由疾速城市化带来的负面效应已非常明显,“一业独大”对经济体的伤害比比皆是——“过度资产化”对实体经济产生相当强劲的分解作用,持地称王、一劳永逸正像麻醉品一样,全方位地弥漫开来。但是,任何事情都难逃规律的制约,过度城市化在经历癫狂发展之后,行将走向常规阶段。
自1998年启动的房改打开地产市场,2003年的纲领性文件国务院18号文和随后的招拍挂等一系列导向政策,几乎让所有人看到了这个市场潜在的“暴利”空间。 面对这个高资金杠杆、平均40%毛利水平的行业,有多少资本能抵御诱惑? 海尔、海信、雅戈尔、联想……过去的10年里,这些制造业的行业龙头纷纷跻身于房地产。 形形色色的资本涌入已经令房地产一业独大,不仅使地产调控愈来愈“两难”,更重要的是,以房地产拉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不可持续,对大量金融资源、产业资本、社会资源的占用,已经影响到中国其他产业的升级——多位专家发出如此呼声。 查看详细
一手托起了地方财政,一手绑架了银行信贷,同时还牵涉到最为广泛的民生、公平正义和保障,房地产业,俨然已经成长为这个时代最为举足轻重、也最具争议的行业。然而,中国城市化进程,必然影响到房地产业,其一业独大的地位还能保持多久?在任志强看来,中国远不如发达国家更重视房地产的作用,按照发展阶段来说,相对应的中国城市化率应更为充分。但是任志强称:“这成了一个变量,而不是常量,需要经济增长的时候就鼓励你,需要限制投资过热的时候就打压你。” 查看详细
而在这一轮宏观调控中,压力最大的恐怕是银行监管部门。2009年,全国房地产贷款增量2万亿元,房地产贷款余额占各项贷款的比重为17%。上海银监局局长阎庆民分析,这一数据比2009年初有所上升,房地产贷款潜在风险十分突出。在上海,2009年3万亿左右的银行贷款余额中,房地产贷款已经突破7000亿,占比高达23%,其中个人住房贷款占比高达房地产贷款的六成。 目前,银监会要求各银行做的房地产贷款压力测试频率从一年一次增加到了每季度一次。交通银行表示,如果房价下降30%,该行房地产开发贷款不良率将上升1个百分点,个人按揭贷款不良率将上升0.9个百分点。 建行信用卡中心总经理赵宇梓早在今年两会期间就曾谈到,房价关系到金融安全,“亚洲金融危机和这次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金融危机都和房地产业有很大的相关度。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房地产有关贷款超过了信贷的20%,而我国的房地产有关信贷实际上已经超过了这一数字。” 查看详细
5月14日,商业地产大佬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成为内地新首富。第一次,商业地产大佬取代住宅业大佬坐上中国首富的位置。王健林的登顶意味着,传统房地产以住宅为主的单一格局,已至转型时点。 至今,以商业地产IPO的企业已有人和商业、华南城、南国置业、SOHO中国,虽然队伍尚显单薄,但是每当面临直指住宅业的调控时,从住宅圈中跳出来的人总是可以表达他们的优越感。5月底,“红树林”在青岛开盘,今典集团联席主席张宝全称:“传统的房地产开发模式我一定不会做了,那个时候的传奇已经没有办法再复制,那个时代过去了。”与张宝全有着近似布局的还有中坤地产董事长黄怒波,对于曾经火热的“地王”争锋,黄怒波以三个“更”来形容他的不屑。“市场上总有比你更鲁莽的,总有比你更有钱的,总有比你更不要命的,我为什么要跟这些人争抢那些有限的资源呢?” 查看详细
即使凭工资暂时或很多年都买不起房子,中国人大多还是不愿意租房住,原因不难理解,没有人喜欢每年涨房租,更何况房东随时可以以卖房为由解约,在房价暴涨的几年间这种事屡见不鲜。 在德国,因为有发达的租赁市场和完善的配套措施保障,德国约七成居民选择租房居住。 专家认为,中国目前应加大公民可支付、可承受房屋的供应,建立健全住房保障制度,让老百姓不一定有其所,起码要有其居。大力发展租赁型物业是解决目前住房矛盾的重要手段。 查看详细
从小能到老熊,其间不过数年,沧桑之变或因一事。老熊在大学期间交了一上海女友,二人感情甚笃。毕业后双方谈婚论嫁,女方家境普通,一大家人挤在上海的老弄堂里,遂要求老熊先置业再结婚。老熊来自湖北小城,其父母均为工薪阶层,虽为“绩优股”,却难以负担上海的高房价。老熊据理力争,并承诺三年买房,女方家人仍旧不依,僵持一段时间后,二人遂分,令老熊哀伤不已,自此性情大变,常在友人间大肆宣扬婚姻经济学的论调。 查看详细